·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 党建之窗 > 玉溪河水文化 > 第三章 难题与灾难

第三章 难题与灾难

来源:四川省玉溪河灌区运管中心  发布日期: 2023/11/14 9:26:35  阅读次数:220

    

    1946年,在邓蜀才、魏廷鹤等5人的积极推动下,当年9月,四川省水利局派出李元亮、江彝淮、李稚堂等专家组织测量队赴大邑进行进一步勘测。测量队在向导邓子谦的带领下,历经曲折和艰险完成施测任务,编制了《大邑县玉玺河水利工程勘测报告书》,提出在三倒坪筑坝取水的构想。该方案设计坝前库容50万m3,计划从川康界(川康在民国时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早期指的是四川和西康两省,西康省所辖地主要为现在的川西及西藏东部)的紫柏树大岗凿约6公里的隧洞穿过邛崃山脉,而后沿山开渠引水至溱树坪修建电站,引用流量15m3/秒,装机6.6万千瓦,尾水由火石溪引入岷江,补充南河各堰水源,高台地则由电站发电抽水灌溉,计划灌面包括邛崃、蒲江、名山、新津、大邑五县60万亩。
     《大邑县玉玺河水利工程勘测报告书》上报至四川省政府,时任省主席邓锡侯认为该工程“颇有经济价值”,要求当时的建设厅技正熊达成率玉溪河工程综合勘测队前往大邑复勘。此次复勘于1947年8月起实施,组织了地质、拓矿、水利、公路等部门技术人员参加,重点针对水能开发,还增加了公路建设和矿产开发等内容,勘测内容更加全面、人员更加专业。勘测队经过1个月的仔细勘测和研究,编制了《大邑县玉玺河工程复勘报告书》,该报告书认为:“引水方案是可行的,但隧洞工程量大,非目前施工能力所及。”“建议该工程分两步走,第一步,先建大飞水电站和开发岷江煤矿,为大隧洞提供施工动力,并立即修筑公路;第二步,待施工条件成熟,再开凿隧洞跨流域引水。”
    当时的中国资源委员会水能发电总处也非常心关玉溪河的水利开发,于1948年10月派出了设计组长甘文基(美籍)、营造组长蒋桂元来川,在省水利局主任李镇南、建设厅熊达成陪同下赴大邑县进行勘测。随后,甘文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大川河建高坝壅水,以缩短引水隧洞长度。”但以当时的技术条件,建高坝绝非易事,更难以实施。

 


邛崃镇西山

    6公里长隧道成为了玉溪河工程难以逾越的技术壁垒,不仅难住了国内专家,也难住了美国专家,工程的实施成了当时的四川水利人遥不可及的奢望。
    然而,水利人从未放弃过努力和希望,在工程无法实施的情况下,经熊达成建议和安排,1948年秋,在大川场建立了玉溪河的第一座水文站,由四川大学土木水利系第一届毕业生周从政任站长,从此,玉溪河有了实测水文资料。
    国无农不稳,农无水不兴。玉溪河工程因技术的落后被卡住了脖子,因时局的不稳被拖住了脚步,而旱灾、水灾却从不等人。1946年,四川123个县受旱;1947年四川大水,多处受灾;1948年,成都平原大水,城镇多成泽澜,都江堰内外堤决坏;1949年川西七月大水,市区多处被淹,都江堰灌区河水激涨,堤岸毁败,田房淹没,而石柱、武隆、彭水、通江各县则干旱成灾,收成大减,连年水旱灾害,民不聊生,通货膨胀速度惊人,物价以日计。民众的苦难,水利专家们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纷纷向当时的国民政府上书,文以载道。1948年11月,时任四川省水利局局长郑献征、工程师李镇南在《开发四川水利计划大纲》中慷慨陈词,“川境诸河,比降均极陡峻,滩险踵接,除各河干流及少数重要支流外,舟楫之利未溥,致有蜀道难之叹。然若施以适宜之治导,则大部河流,均可通航。且此等汹涌高滩急流,适为水力蕴藏之宝库,估计全川水力,不下千万瓦。若能逐步开发,则此农业之天府,不难一变而为工业之天府也。”老一辈水利人治水兴水的强烈责任感和开发四川水利的迫切愿望溢于言表,至今读起仍觉振聋发聩。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COPYRIGHT 2006-2020 http://www.yuxih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单位:四川省玉溪河灌区运管中心 联系电话:028-88793458(邮箱:yuxihe_ygc@163.com) 监督举报电话:028—88793853 (邮箱:ygjjbts@163.com )
[蜀ICP备06012365号] 您是第6331位访客

川公网安备 51018302000009号